一个华农人的社会人生>>初章 博硕的生活

  2008年5月21日,带着激动的心情和前日电话预约的愉快心情上路了。这次面试的是某一杂志社的编辑。

  《广东化工》是目前广东省内唯一的一本石油化工行业专业刊物,拥有一般省级单位主办的杂志社的都有的头衔。作为科技期刊,自创刊始至今已有35个年头了。期刊也有双月刊专为单月,加之广东化工网的投入,让更多作者朋友和读者朋友有了便捷的方式投稿、查稿,稿件数量也随之增多。

  说了半天,好像是在给它做广告一样。其实不然,面试前必须要对招聘单位有一个熟悉的过程。这是必须要做的功课。

  一般的杂志社,或是大多数小型杂志社都位于某栋小楼之中。广东化工杂志社自然也就不例外。在一栋附楼走廊的尽头,我找到了编辑部,自然见到了编辑部的主管。

  他是我的同乡,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硕士,主攻污泥高温处理,据说还申请了几个专利。

  面试过程比较简单,和老板谈论的时间较久。问题也比较俗套,一般面试过程中的问题都会有的。感觉始终在被盘问的情形,以自豪拖拉到中饭时分,主管带着几位员工和我去了街边一家兰州拉面馆吃饭。

  饭桌上谈起,我知道他也是江苏人,南通的,或许这也算是当初从众多简历中选中我的一个原因吧。

  2008年5月22日,实习期正式开始。我们约定是先实习一周,因为学院的协议书追逼得紧,所以中间还要回去申领,并办理人事挂靠手续等。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杂志社的主题单位是博硕,主办单位是广东省石油化工研究院,上级单位是广业轻化集团。这些与先前获取到招聘资料中的信息有不少偏误,但事已至此,何况当初认定做编辑、校对这份工作呢。于是乎,便安下心来。当然,这个决定的主要参考还是来自同乡老哥的话。做编辑的啊,都不甚错,虽然工资起薪不高,但这个行业的灰色收入却是不少。于是,放下心大胆地签了下来。当然,这之中出乎于很多的考虑因素。那是的我也没法完全分析出来,这个也就暂且留给吐着朋友们去体会吧。

  2008年10月28日,这是一月一次的月总结。

  这天是第一次正式接到独做《广东化工》副刊《有机硅氟资讯》的通知。同时,我也明白了今后我可能面临的情况:1、将它做好,然后取得人生成功;2、将它维持现状;3、将它做烂。不管如何,后两种的结局都是自取灭亡。二者,似乎是我在刚进入这间公司时就已经注定了的。

  要毁了一个人,就让他去做杂志。一本行将灭亡的刊物,对一个刚刚从大学中走出来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无法认知和无法经营的新鲜物事。作为生存根本的广告,是需要靠发行量与客户群定位及人际关系发展出来的。根据上面的分析,我现在的形势是:1、杂志的有效发行量为100本多点,这里有必要和大家说下,现在的杂志发行量一般都在真实数量基础上虚夸4~10倍,当然虚报倍数更高的也不在少数;2、杂志的客户定位为中小企业、中加加工企业和部分研发企业等,没有固定的市场分析能力和数据采集及走势分析能力;3、杂志的专业知名度缺乏,包括传媒领域与硅氟行业领域的知识及其缺乏;4、人际关系的不善与人脉资源的稀缺等。以上的原因分析出来,环环相扣,连环套样的恶性循环。面对又要空谈起杂志的发行量是如何之巨大,客户反馈是如何之优良等,以虚假之势委之。

  因此,这个时候是很没底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最终的事实证明我的估计是正确的。

  以这样的发展战略、思维和手段去发展这本杂志是不会取得成功的。

  于是乎,吸取前人的意见,全新革命麻将原有的栏目重新整合,并添加相应的卷首语、点评分析等内容。杂志的可读性有了不少的提升。但这个措施非常被动,也是迫于无奈,没有多少资金可以调用,更没有多少人力可以调用。资金上,刚接手就要求比去自给自足,自己盈亏而先前在杂志上投放广告的就一两家企业,其中还有家正在遭遇金融困境;人脉上,刚毕业出学校的一个无名小子能做到多少事情;知名度上,杂志的发行量摆在那边,杂志刊载的内容也摆在那边;人力上,当时自己又是当官又是当兵搞这本杂志。

  这个时候,又遇到了一个问题:杂志读者群和定位的问题上似乎是说在杂志出版之初就应确定的。然而,仅仅是利用网络的便利进行简单采集、整合内容经过简单的编辑排版就可以了。当时我也思考过收到书刊之后有多少人还看过其中的内容呢?当时杂志也有部分寄送给一些学校和企业科研单位,有的企事业单位甚至重金订阅数份。且不论这本杂志如果具备一定的有相当技术含量的文章,且不说杂志的知名度和宣传能力如何,且不说作为一本收费发行的行业内刊能真正起到多到的技术促进作用,就仅仅从国内科研技术人员方面就可以预见到一些该预见的东西了。

  从行业读者来看,杂志的主要订阅者为科研院所和产研技术单位,也有一些意欲进入这个行业的新兴企业,还有部分证券、分析机构和政府顾问机构,但后者所占比例极少。

  一本资讯类的杂志给认知为科技期刊实在是有些可悲,当初接受是也曾雄心壮志地要把他改革成一本DM,可惜这个印象留给客户实在不好。

  再者,这一切岂又是一个刚从大学校门走出来的毛头小伙子在短短几个月中就能完成的呢?

  2009年1月,预定的改革之路个额前了,应为重新改版的说法是指全新革命。而我的计划中封面未有任何明显变化,又限于多种原因杂志在1月被勒令停刊,转而全副精力扑到营销上去。无法之下,只能咬牙忍了下来,同样忍下来的还有每月的800底薪。面对一波波电话过来催书,我无语搪塞。

  随后,当杂志有原本的300元的售价提升到了500元。而后,电子版、纸质版层出不穷,无线混乱。

  之间,接触了一个化工在线的同行。他们的杂志或者说电子周报是仔细研究和参照了大量的证券分析报告成分,然他们的确有实在可读的内容提供给了读者,他们有足够多的资源可以利用,有足够多的力量来影响这个行业,尽管,他宗旨们面前或许也是苍茫大漠。然而,我不得不承认,这种相互之间的借鉴早已成为业内的潜规则之一。

  总之,这个时候我再次意识到我面前的道路将是一潭泥泞,而我则是那准备趟过这潭污泥的泥菩萨。不成功便成仁,然而心中没有底,更不知道这居然是一场背叛。

  2009年3月20日,我终于在这个连环圈套下签下了在年初就传闻的的二次实习协议书,上面规定的实习期限是2009年1月到2009年2月。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任谁也无法不签下那个字。

  意识突然更强烈了。也正是由于强烈的意识,催使我犯下了一个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当然,这中间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我也不得而知。一向自诩的我并没有闲到去揣摩想杀我的人的心思。

  次月,我终于解脱了这枯燥、繁重且不堪忍受之重的枷锁。在晾了两天之后辞职走人了,还记得临了被套问建议和华丽地抚慰。

  近一年来我确实付出了感情,所以我是流泪而去;近一年来我确实是以德报怨,所以我未曾毁损我采集、整理的资料;也因此,我虚与委蛇那份建议。我并不觉得当我将之前完整的策划托盘而出的时候会得到什么样的快慰,尤其是在那个时间。毕竟,小山之上无穷云霭。

  2009年5月17日,在博硕的一年差一周之后,我走向江边。